88必发官网

中国部分城市债务高达千亿元 远超底特律

作者:阙管    发布时间:2018-03-06 14:53:06    

  曾经的“汽车之城”底特律,7月18日向法院申请地方政府破产保护   由于底特律的债务非常庞大,目前欠下180多亿美元的长期债务和数十亿美元的短期债务,是目前美国规模最大的城市破产案   如果以“底特律模式”来处理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允许财政“收不抵债”的地方政府宣布破产,那会是怎样的情形   然而,由于中国地方政府是典型的“无限责任政府”,中央和地方实行分税制,也使得即便地方政府出现大规模的债务,中央政府都会买单这样的体制和架构,并不意味着中国的城市发展可以高枕无忧,情况恰恰相反,中国特有的财政结构以及监管机制,被掩盖的问题和债务日益累计,可能面临更大的风险   单一产业衰败引发的连锁反应   底特律是典型的单一产业城市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单一的汽车产业造就了底特律的辉煌,也促使底特律走向衰败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底特律从曾经的辉煌逐步跌入绝望和荒芜的深渊,最终走向破产,原因有很多例如美国汽车工业萎缩,沉重且不可持续的养老金负担,市政府过度投资华丽而低效的项目……从城市研究的角度,底特律的致命缺陷在于失去了城市应有的多样性,缺乏多元的产业支撑,无力吸引多样的人口,当然也没有多样的文化……这些缺陷使底特律失去了吸引力,难以聚集更多的产业和人口,企业、工厂、精英人士,不断地离开这所城市,城市的税收越来越少,负债越来越多,步入恶性循环,最终走向了破产   底特律是典型的单一产业城市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单一的汽车产业造就了底特律的辉煌,也促使底特律走向衰败产业单一的工业城市相对封闭独立,它们有大量的工厂,雇佣着成千上万名技能水平较低的工人,除了向世界各地提供廉价的商品之外,这些工厂自给自足,独立于外面的世界相对于制造业的一枝独秀来说,产业的多元化更有利于经济的发展,因为产业有兴衰周期当日本的汽车产业崛起,美国的汽车产业逐渐低落,底特律没有形成其他可替代的产业,城市也不可避免地走向了衰败   汽车产业衰败,加剧了社会动荡,错误的政策又使精英和企业家相继离开这座城市,雪上加霜1967年7月底特律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黑人骚乱,继而使整个六七十年代骚乱不断,社会动荡以及不断上升的犯罪率,使许多可以离开底特律的人,义无反顾地一去不回1950~2008年期间,底特律的人口下降了100万以上,占人口总量的58%1970年,底特律有一半白人,到了2008年,白人只剩了10%白人离开,在带走税基的同时,也将底特律变成一个贫穷的、单一的黑人“孤岛”   为了发展旅游业,底特律政府先后建设一些高档宾馆和赌场,希望将黑人孤岛打造为“美国黑人文化中心”不过这个中心并没有展现黑人的正面精神,反而充斥着帮派火拼、枪支、吸毒和犯罪等负面特征底特律陷入了恶性循环:经济低迷造成贫民窟蔓延,贫民窟刺激犯罪率上升,高犯罪率制约经济增长……实际上,这正是单一的人口结构造成的后果:企业家和精英离开,使得这个城市缺乏企业家精神和创造力,贫困人口大量聚集,无法走出衰败的泥沼   高犯罪率和贫民窟现象使底特律“不适合居住”2007年,底特律在全美暴力犯罪城市榜上排名第三,2008年,密歇根州三分之二的谋杀案发生在底特律,2010年,该城市连续第四年成为联邦调查局(FBI)眼中美国“最危险的城市”这些触目惊心的犯罪数据和负面称号,加剧了人们离开底特律的步伐,底特律成为了一座被抛弃的城市   不可否认,底特律政府也曾为走出萧条做过努力比如规划大体量的建筑设施,改变城市形象,并试图以固定资产投资,拉动城市经济发展然而,这个错误的决策,不仅无助于改变现状,还加剧了城市债务成功的城市通常会进行大规模的建设,因为经济繁荣促使人们愿意花钱购买房屋等固定资产但是建设投资是城市繁荣的结果,而非原因当底特律的人口不断减少,房屋和设施已经供大于求,过度建设无异于饮鸩止渴   通过城市改造和大建设,塑造出的光彩照人的城市表象,不过是政客们的政绩工程,底特律需要的,不是大量的建筑和设施,它需要的,是多元产业和企业家精神   假如中国的城市也可以破产   底特律与中国许多城市,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以为城镇化就能拉动经济发展,不惜背负大规模的债务,用于固定资产投资和城市建设,城市建筑遍地都是,却空无一人……   有意思的是,美国各级政府对底特律破产申请的处理方式,可能会让许多地方官员大跌眼镜:美国联邦政府对于底特律市的破产没有大包大揽在底特律提出破产申请之后,奥巴马政府实际拒绝了援助这个曾经辉煌的破产城市,底特律所在的密歇根州政府也拒绝了援助的要求,甚至认为底特律破产是“必经之路”   底特律与中国许多城市,有太多的相似之处:以为城镇化就能拉动经济发展,不惜背负大规模的债务,用于固定资产投资和城市建设,城市建筑遍地都是,却空无一人……从债务规模上看,底特律市政府的债务总共只有180亿美元,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总量曾经高达10.7万亿元人民币(合1.65万亿美元),个别城市的债务数量不一据安邦研究团队掌握的情况,部分城市的债务可能高达数千亿元人民币,远远高于底特律市的债务规模   如果能够用底特律模式来思考处理中国城市的问题,对于同样遭受严重地方债务压力的中国城市,会有哪些参考价值   首先,底特律的破产表明,产业的繁荣,才能带来城市的持续繁荣,大量的投资建设,并不能拉动城市走出困境一个城市空间,如果没有产业的繁荣,无论多宏伟壮丽都难以持续,最多变成漂亮的鬼城和空城花费巨资修建的鄂尔多斯新城,昆明呈贡新城……这些赫赫有名的鬼城空城,它们都具有共同的特征:宽阔的马路、巨大的广场、宏伟的建筑……巨额债务支撑起来的城市面貌,不可谓不漂亮,但是缺乏产业的支撑,仍然人车寥落,一片萧条空城、鬼城的形成,实际上就是城市空洞化,缺乏产业和社会支撑的结果厘清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的关系,看懂了产业和空间之间的互动,有助于转换地方政府错误的发展思路因为,城镇化是经济发展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其次,地方债务是否应该由中央和全民买单过去,中国城市处理债务问题的逻辑大致是:地方政府开发土地搞招商引资,债务积累到一定程度,地方债务上交中央并且变成银行的不良资产,然后国家出面用全民资产来偿还债务,处理不良资产此后再放开搞活,中央和地方政府推出经济刺激方案,进入新一轮的扩张和债务循环,重复同样的结果,并且风险程度更为剧烈如此庞大规模的地方债务,是否应该由中央买单,还是学美国政府任其破产实际上,对于发展策略的失误,做决策的官员需要承担责任,不能上届债务下届还,留下一堆烂账让继任者去处理因此,地方政府破产只会让地方政府在发展问题上更冷静,避免盲目投资   最后,允许地方政府破产,有助于推动城市化良性发展发展策略失误会导致地方经济增长的停顿,这是很自然的成本,即犯错误的成本对于出错的地方,劳动人口、资本、人才就会流向更有前途的城市,流向那些没有犯错或少犯错的地方从全局看,这是一种良性的调整,可以使资源配置更加有效一旦地方真破产,发展停顿了,市场才能真正发挥作用,否则市场永远只能是一个政策错误的“买单者”   总之,底特律模式的价值点,实际上是一种政府决策责任的分级模式,如果承认“发展才是硬道理”,那么承担相应的发展责任也应该成为“硬道理”,无限制的兜底,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